有思想的实干家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09-10-19   浏览次数:967
 

――记省三育人先进工作者 哈工大教务处长武高辉教授  
                 
“具有前瞻性思维和管理才干,具有学者型领导魅力。”这是同志们给武高辉的评价。如果说教务处是教育前沿的指挥所,那么48岁的武高辉称得上是运筹帷幄、深谋远虑的指挥官。哈工大教务处走在全国高校教务处的前列,哈工大近年教学鲜明特色的形成,武高辉是功不可没的。
在哈工大常能听到这样的话:“武高辉太有思想了。”他的才气和洞察力是公认的。武高辉1998年通过公开竞聘,走上了教务处的领导岗位。在学校确定建设国际一流大学目标的同时,他首先提出了创建国内一流教务处的目标。抓大事,抓大方向,借学校机构改革的契机,他顶住巨大压力,对教务处队伍进行了大改组,调换了7个人,全员达到了本科学历,人人都掌握微机操作技术。他组建的教务处班子中有2名博导、3名教授,这是当时全国高校教务处中学历层次最高,理、工、机、电、人文等学科门类最齐全,实力最强的班子。有人不理解:“你弄那么多教授和博导到教务处是不是浪费啊?”武高辉说:“教务处不仅是管理部门,更是研究机构,要出思想,给校领导当参谋,提供决策。如果不懂教育,没有教育学生和科研的成功经历,怎么能为学校制定好的培养方案呢?”他的见解,得到了很多高校同行的认同。
武高辉实现了“专家治校”的战略。他请了40多位资深、教学一线有威望的正教授和从国外归来的年轻学者,成立了 “本科教学委员会”。重大问题和决策,他都虚心咨询、请教。他深入调查研究,分析本科教学现状,找出存在的各种问题,竭力争取到了“985工程”的投资近6000万元。依靠专家完成了实验室的重组和改造,使一批基础和技术基础实验室实现了跨跃式发展,学校的现代化教学手段设施初步建成。学校相继建设了3个国家工科基础教学基地、1个文化素质基地和4个世行贷款建设项目。2002年,哈工大教务处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评为黑龙江省高校优秀教务处,后又评为全国优秀教务处。回忆起这些,武高辉很有感触:“这些年,我在大决策上没有失误,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专家治校,得益于这个‘专家智囊团’”。
武高辉遵循教育客观规律,不随波逐流,敢为人先。他的教育观念、创造型教育和素质教育的理念都贯穿在教育管理的全过程中。1997年至1998年间,当社会上热谈与国外大学“接轨”砍学时的时候,武高辉却在一次会上说:“美国学生2000学时能毕业,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外语和政治理论课;教师习惯于精讲多练,而我们一时还达不到;国外高校的图书馆和实验室全天开放,随时接纳学生,而我们目前也做不到。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国有中国的文化背景,不考虑客观实际,一味地谈接轨,是形而上学。技术可以接轨,但教育只能借鉴。”武高辉不合潮流、精辟独到的观点,让他的同行们震惊不小。在武高辉的坚持下,哈工大没有简单地砍学时,而是大力度地进行了课程内容改革、教学质量督导和学风建设。他坚持认为,教育是百年树人,千秋大业,必须脚踏实地,浮躁不得。
教学改革和培养创新人才,是武高辉作为教务处长不断探索的一个主题。近年来,“创新”已成了各高校的时髦用语。但对创新,武高辉这样理解:真正的创新是在基础理论、基本原理上的创新。他在全国高校中第一个提出并实施了以创新能力为核心的培养体系。首先武高辉组织了一批资深老教授和教学骨干,用1年半的时间,制定了1999年的本科教学计划,并把创新培养体现在教学计划中。这是一个有许多创新点、内涵丰富、特色鲜明的教学计划,这个计划以“整体优化知识结构,培养创新意识,提高综合素质”为目标,重组新的课程,加强了自然科学基础课程力度。
新教学计划的另一个特色就是,使基础课和技术基础课的综合性、设计性实验比例达66%。增加了人文社科的比重,如开设了哲学与历史,法学、社会学、文学艺术等4类24门课程以及60门人文任选课,使人文课占总课时的16%以上,实现了理、工、文、管相互渗透。全校所有理、工、文、管各类37个专业全部开设数学、物理、化学课程。这种做法当时在全国高校是罕见的。有人对文科学生学数理化表示疑问,武高辉却讲了这样一个普通而深刻的道理:“在我搞的科研中,我没用过微积分,但微积分的方法却潜移默化地起着作用。自然科学基础课教给学生的不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唯物辩证法。从教育规律上来说,不管是什么专业的学生掌握了这些就是教给他们一种最基本的素养和能力。”他认为,教育不能走形式,也不能搞花架子。让学生牢牢掌握自然科学基础知识,才是学生进行创新活动的起点。
学校把第二课堂的创新活动、学科知识竞赛、社会调查等正式纳入教学计划。哈工大学生的创新活动分为两个层次:老师出题,学生设计,这是以培养和考核基本功为主的方法;再进一步设立“创新基金”,让学生自我拟题、自由开发,这是高层次的创新实践。近年来,在这种创新实践中已有400多个项目立项,其中获得近60项全国及省级奖,有的申报专利,还有的填补了国内空白,取得了很高的社会效益。学校每年免试推荐的研究生中有近90%参加过各类竞赛和科技制作活动。为激发学生自主创新的积极性,学校设立了每年30万元的 “八达创新基金”,确保了创新活动的规范化和持续性。更进一步:真题真做,让本科生提前下到实验室跟老师搞科研,把这作为毕业前的综合训练、创新培养体系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武高辉极力主张的。现在哈工大重点学科的本科毕业生论文真题率已接近100%,被工程采用的达13%。在高校毕业论文普遍下滑时,哈工大本科毕业生的论文不但没下滑,反而有了很大提高。
武高辉认为,见识狭窄将直接影响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学会如何做人更是创新性培养的基础。在全国高校中首次把院士、博导讲座列入教学计划,并贯通整个4年。院士、博导讲做人、做事和成长经历,讲如何树立科学观、人生观,讲学科前沿的发展和新知识的生长点等学生困惑的问题,使学生在入学的第一天就有机会受到最优秀学者风范的熏陶。如今在团委、学工部等单位共同努力下,学校的201讲坛,共开设了“走向世界”、“专家、教授谈热点问题”等6个系列,已成为哈工大校园文化的品牌,几年来听讲座的学生已达10多万人次。
改革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武高辉发现学生们对“两课”照本宣科、生搬硬套的讲法不感兴趣。武高辉下决心加大“两课”改革力度:砍学时,走出去。有的教师一时不理解:“你要是敢砍一个学时,我就告你!”他耐心地说服他们:“马列主义是不是科学?是科学就应该到实践中去检验,要在实践中发展,否则,那是宗教。如果教师连国企下岗现象都解释不了,怎么能让学生理解邓小平理论?不做社会调查,不能让学生用马列主义、邓小平理论的观点分析、解决一二个实际问题,怎么能让学生喜欢这门课?”他顶住压力,硬是将“两课”�内学时砍去三分之一,让教师和学生搞社会调查。武高辉每年都拨出社会调查经费,让教师和学生走出校门,去研究真正的社会。
在我国,当一些教育工作者刚刚开始关注“绿色教育”的时候,他们却惊异地发现,哈工大的“绿色教育”已成为文化素质教育的一个亮点。武高辉认为:科学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毁灭人类,我们培养的科学家、工程师必须懂得如何将科学技术用于人类的持续发展。没有这个理念的工科学生,毕业后只能当技工,不可能胜任总工和总设计师。开展‘绿色教育’就是要培养学生确立大工程观,不仅培养学生的经济、科技观点,还要培养他们的生态观和环境伦理观念,既懂得改造自然,又懂得恢复和建设自然。”武高辉的这种思想体现在了教学计划中,学校要求各专业的本科生在毕业论文中写进有关环境、成本合算、资源利用等内容。有的教师曾担心地给武高辉打电话:“这些我都写不出来,学生能写出来吗?”武高辉说:“正因为教师写不出来,才让学生去做,学生一定要超过教师。”正逢人文学院调入一位专搞生态环境的教授,抓住这个机遇,大力支持和倡导这项工作,使“绿色教育”在哈工大有声有色地开展了起来。哈工大在“绿色教育”中开设了环境哲学、人类生态学、工业生态学等课程,建立了5个绿色教育实习基地,同学们把野外考察亲切地称为“荒野行动”。
哈工大的“绿色教育”确实很抢眼:《中国青年报》和《科技日报》等媒体相继做了报道:2000年,哈工大学生建议学校食堂废除了一次性筷子,广东一保洁公司接受哈工大学生一项建议一年就节约2万元开支,学生们考察时提出的《哈拉海湿地建立保护区的建议》,主管部门已采纳并奖励了他们。现在哈工大已成为“中国大学生素质推进计划黑龙江省试点院校”。
目前,哈工大本科教学愈加严格化、规范化、柔性化,建立了一批名师、名课,自2002起落实党委精神,在国内率先在教务处设置了质量科,实施将“竞争、评价、监督、激励”四个机制用于教学结果管理,并与岗位津贴兑现挂钩,极大调动了院系一把手抓教学的积极性。
如果说,武高辉的教务处长做得很出色,那么他的博导做得也同样出色。他承担着培养研究生和非常繁重的国防、科研任务。通常,他8小时内工作在教务处,而中午、晚间和节假日却工作在实验室。学生说:“导师并非有分身术,只是他一年只休3天,那就是从大年初一到初三,他晚上经常和我们干到半夜。”今年,他带着学生没日没夜地摸爬滚打了五个多月,完成了一个本该3至5年完成的国防急需重大项目。提起导师,学生们这样描述他:“他太聪明,太优秀,太勤奋,太能吃苦了,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的许多博士生的原创思想都来自导师。他的博学多才和做学问的踏实、执著,做人和做事的准则,坚忍不拔的毅力,时刻感染和激励着我们。”在学生眼里,他是导师,也是精神领袖。
学生们说的武高辉教授是名副其实的。他在日本留学时,为了解决复合材料的制备工艺,他曾锲而不舍地做了500多次试验,最终获得成功。虽然很多成果不好出论文,但却是国防重大工程需要的。今年,他的日本导师带着复合材料样品来中国,本想把桔子大的样品送给武高辉,但他却吃惊地看到,武高辉的样品比他做得大出几十倍,而且功能、强度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吃惊地感叹道:“武高辉呵,你真了不起。”
“在日本6年,我亲身经历过中国人扬眉吐气的痛快和遭受奚落的愤怒,那时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爱国’。回国后,面对教育滑坡,一种责任感和良心驱使我搞教育,当好一名教师。这也就是我竞聘教务处长的初衷。”
武高辉说:“我很欣赏中国古代思想家孟子的一句话‘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为人生之乐’,当教师,搞教育,就是我的人生之乐。”